网络流媒体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网络流媒体 > 业界动态

冯鑫个人拿不出4千万还款,上市公司裁员50%自救

作者:佚名    来源:公司深读   发布时间:2018-07-10 16:32:36

   【流媒体网】摘要:7月9日,暴风集团被创始人冯鑫股权冻结阴影所笼罩。当天,暴风集团股价下跌10.02%,收于每股12.75,创下历史新低。


   7月9日,暴风集团被创始人冯鑫股权冻结阴影所笼罩。当天,暴风集团股价下跌10.02%,收于每股12.75,创下历史新低。

  冯鑫对此态度坦诚。当天傍晚,暴风集团官方订阅号“暴风集团订阅号”发布题为《三年大考,暴风雨中的暴风——冯鑫的内部两小时长谈》的9000字长文(以下简称“文章”)。文章中,冯鑫坦诚了自身的资金困境,承认自己股权已经全部质押,“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从而导致股权被冻结;自己在过去三年中犯下“一些错误“,未来将采取包括裁员、聚焦主营业务等在内的若干举措。

  另一方面,暴风集团资金压力仍未缓解,截止今年一季度末,暴风账户现金余额仅为1.18亿元,而一年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达到2.08亿元,覆盖率仅为56.73%。

  中信资本提前“撤梯子”,冯鑫无力承担4000万还款

  7月6日晚间,暴风集团公告称,控股股东冯鑫所持327万股公司股份被法院司法冻结,冻结原因系中信资本以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为由向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涉及股份占冯鑫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4.65%,占公司总股本0.99%。

  按照7月9日的收盘价,这部分股份市值约4169.25万元。当天,“公司深读“检索法律文书发现,去年10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做出民事判决,裁定查封、冻结被告北京暴风魔镜科技有限公司(暴风魔镜),北京魔镜未来科技有限公司(魔镜未来),以及冯鑫、黄晓杰名下的财产,总计限额为9070.0220万元。

  根据冯鑫的说法,2017年,中信资本作为暴风魔镜股东之一,在2017年提出提前撤资;为避免出现法律争议,给上市公司造成负面的影响和股民的恐慌,暴风方面答应了这一要求,并由冯鑫个人出资来回购魔镜的股份。

  在归还5000万余元的资金后,冯鑫“一时拿不出那么多的现金”,暂时无力归还剩下4000万元(含利息1000万元)。

  “因为我个人其实也没有什么其他的财产,当时我个人的股票基本上已经都质押了,去还这8000万其实已经很紧张了,到现在还剩下4000万(含利息1000万)。我一时还拿不出那么多的现金,就导致了目前司法冻结股票的状况。”冯鑫表示。

  暴风魔镜、魔镜未来为暴风集团VR业务的主要载体之一。2014年,暴风集团进军VR业务。2015、2016年间,在资本热捧下,VR领域迎来“井喷”,暴风魔镜凭借先发优势获得资本认可:当年1月,暴风魔镜宣布获得第二轮融资,融资金额达2.3亿元人民币,估值达到14.3亿元人民币,中信集团旗下中信资本领投。

  工商资料显示,魔镜未来成立于2012年,注册资本262余万元,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暴风集团”)为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18.28%,另通过暴风控股有限公司又持有15.85%的股权,合计持股34.13%;暴风未来第二大股东为黄晓杰,持股比例15.85%,中信资本(深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5.42%;暴风魔镜则为魔镜未来全资控股,注册资本达到1.6亿元。

  冯鑫坦诚,在处理这件事情上,自己犯了一些错误。“我们刚开始上市后,从没上市到上市,有太多的不适应了,也犯了很多错误。等到问题出现的时候,我们又有很多不适应。“冯鑫说,”直到去年年底的时候,我们才化被动为主动,用主动的方式来处理这些问题,回到一个我更主动和熟悉的轨道上。但前面提到的这几个不适应和不熟悉,让我们的处境很被动。”

  冯鑫还表示,暴风集团上市后对不同属性的钱“不理解”,没有认清债权的钱应该如何运用,“实际上我们是当成股权的钱来用的”;回头去看,如果当初“以有限责任公司持有上市公司股权并作为担保主体,都可以避免非上市公司的纠纷直接影响到我”,进而影响市场对上市公司的判断。

  增收不增利的暴风TV

  截至目前,冯鑫共持有暴风集团股份7032.2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21.34%,累计质押股份 6705.11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5.35%,占公司总股本的 20.35%。

  对谈中,冯鑫谈及了股权质押带来的压力。“我的股权现在基本都质押了,当前股市的整体走势低迷,质押价格的压力是不断增大的。”

  冯鑫还承担了暴风体系下其他公司融资担保的压力。“(融资担保压力)可能会转变成债务压力。这些压力都落在我个人身上了,其实是暴风上市以后最大的压力,”冯鑫说。

  此外,魔镜、体育等业务的公司也增加了上市公司的压力。“上市以后暴风上市主体的资金压力变大,是因为上市以后的运营和人员的成本变高了,并且暴风影音成了集团的平台,给非上市公司的其他业务赋予了很多的平台义务。比如AI技术的研发储备、营销资源的扩充,增加了平台资源的投入,而这些都是不会产生利润的。”冯鑫说。


  (暴风2017年年报显示的营收构成)

 

  目前,电视业务带来的硬件收入贡献了暴风集团绝大部分营收。今年4月,暴风集团发布2017年财报披露,显示营业收入共19.15亿元,比增16.25%,其中以互联网电视为主的硬件收入12.83亿元,增长39.93%,网络付费服务收入11.45亿元,增长46.61%,广告收入4.28亿元,下滑26.13%;集团净利润5513.93万元,增长4.41%。

  但相关营收并未及时转化为利润。今年4月,暴风集团发布2017年财报披露,去年暴风电视销量达到84万台,硬件收入为12.83亿元,成本为13.75亿元,销售商品毛利率为-7.15%,主营智能电视的子公司暴风统帅净亏损3.20亿,导致暴风集团整体出现亏损。

  文章中,冯鑫表示,暴风TV对上市公司最大的贡献是销售额的增长而非净利润的增长,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销售额增长但没利润“不是个正面的信息”,“甚至会有专家指出暴风转型成了卖电视的厂商,丧失了自身的互联网属性”。

  “TV今天的压力,是成长的压力,是继续扩张的压力……如果我们的资金充沛,暴风TV扩张的速度更快,否则会变慢,是速度快与慢的压力。”冯鑫说。

  上市公司将裁员自救

  “核心是两件事,第一是紧紧抓住TV的发展,第二是对TV以外的其他业务下决心动大手术。”

  在回答“如何处理资金压力”时,冯鑫如此表示。

  冯鑫称,为了解决问题,未来将缩减团队人数,将上市公司人数缩减到200人以内;将暴风影音现金流和利润恢复至“健康”、不需要任何外部的援助;暴风积极做些小程序等纯产品创新。

  暴风集团2017年财报显示,报告期内,暴风集团上市公司母公司体系主要在职员工数为387人,主要子公司员工数为375人,总在职员工数量总计为762人。照此计算,仅上市公司母公司层面暴风就将裁员48.32%。

 093316906.png

  (暴风2017年年报显示在职员工数)

  另外,暴风计划计划把魔镜和行业内另外一家做to B业务的公司重组,再做一个to B盈利的公司,而原有的业务保持魔镜产品的火种,保持最小化的团队的规模。

  体育业务方面,暴风也将做出类似的处理,引入一个to B赛事的公司进行重组,原有的业务保留暴风体育APP的火种,让它开始自我供血。“我们使用这样的方式,下决心对TV以外的业务减负重组,不需要任何人支撑的情况下可以自我供血保留火种。“冯鑫说。

  今年4月,在业绩发布会上,冯鑫表示,暴风集团将“All in”电视业务。

  如今,冯鑫依然相信电视业务的前景。今年7月4日,在接受“公司深读”访谈时,冯鑫表示,暴风TV新品已经实现了正毛利,预计可以在2019年进入盈利期;文章中,冯鑫强调,暴风TV“2020和2021年应该至少有一二十亿利润的期望值,而且还会保持很高的增长速度。”

  “背后的原因是电视的生命周期长,ARPU值高。互联网电视的价值一旦释放是挡不住的。“冯鑫说。

  不过,暴风集团面临较高的债务风险和资金压力。暴风集团今年一季报显示,目前其账上现金为1.18亿元,比期初的1.73亿元缩水约1/3;流动负债高达19.75亿元,比期初的18.76亿元仍有增加,其中一年内到期的流动负债为2.08亿元。

责任编辑:李卉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流媒体网”字样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站,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媒体网”。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本站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

相关新闻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