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流媒体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网络流媒体 > 分析/视点

十年“超女” 借网回归

作者:佚名    来源:综艺+   发布时间:2016-09-13 09:49:49

   【流媒体网】摘要:芒果TV的大楼里,有一层被专门划分为“超女作战部”,在这里,我们采访到了芒果TV平台运营中心节目部高级总监周山。


 

  十年的时间里,市场环境、选秀生态、受众品味……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超女”这个黄金IP如何借网回归?

  

1.jpg

 

  2016《超级女声》互联网基因的植入是一次任性的尝试。

  芒果TV的大楼里,有一层被专门划分为“超女作战部”,在这里,我们采访到了芒果TV平台运营中心节目部高级总监周山。

  受命于芒果TV,周山是本届《超级女声》的总制片人,原来曾是天娱传媒总裁龙丹妮带队的第一届《超级女声》的成员之一。

  悄无声息中,又一个夏天过去了,《超级女声》也到了接近尾声的时候。从工作人员到选手再到粉丝,所有人的亢奋都达到了顶点。这场大战,足足打了9个月。

  2016年初,“超女”回归。报名入口增加了微博、唱吧等网络平台;海选除了地面赛区,还玩起了云海选;播出平台从湖南卫视变为芒果TV……

  

2.jpg

 

  是超级IP,也是梦想

  近两年芒果TV正在从一个发布渠道,变身为自制内容平台。芒果TV的规划中,自制内容包括两方面:一是基于湖南卫视独播综艺的互联网改造,有难度,但空间很大;二是做纯原创,如网络剧、网络节目、网络大电影等,《超级女声》属于前者。

  2004年,湖南卫视推出草根选秀节目《超级女声》,原生态表演、个性化评委、大众票选,使得这档综艺节目人气爆棚,并在2005年夏天掀起了一场前所未有的造星运动。当年的冠军李宇春历经十年人气不减。

  2006年以后,湖南卫视暂停《超级女声》,随后推出的《快乐男声》《快乐女声》均未达到2005年“超女”的盛况。

  2016年初,芒果TV重启《超级女声》,“互联网+”概念下的《超级女声》是否将再造下一个“选秀元年”?

  周山这样描述其中的难点:“做为影响力深入几代人的国内选秀始祖品牌,大家似乎已经对《超级女声》了然于心:当年首现的PK台,想唱就唱的旋律,甚至还有很多人可以念出当年短信投票的号码,这种已然坚实的感官习惯,是互联网基因对《超级女声》进行‘生化’改造,最难的部分。”

  

3.jpg

 

  “超女”的任意

  所谓的“生化”改造,在周山看来,“或许可以成为一次对互联网选秀新模式的探索。”他认为,互联网超越时空的任意连接性直接改变了《超级女声》的运营模式。而基于芒果TV网络视频交互平台的优势与特性,2016《超级女声》完全告别了以往大屏收视中的“定点播出难回看”、“单向收视难互动”等不足,充分利用互联网格局的任意性,将随性直播和随时点播与节目本体充分结合。

  具体到实际操作中,节目组在充分进行原有赛点内容升级的同时,不仅借由芒果TV的自制网综生态平台,进行了选手个人直播平台的建立,偶像养成慢直播的尝试,以及每周赛事全直播的挑战。还开启了网友“全程参与”、播出时段“全面观察”、选手晋级“全权公投”等“全互动”模式。

  “我们希望通过最高等级的技术手段与最先驱的综艺制作手法,去呈现内容更加多元、架构更加丰满的《超级女声》。”节目组表示。

  除了制播、观看等技术手段,本届《超级女声》在海选阶段就试图更加“互联网化”。除了传统的各大赛区现场海选之外,还与唱吧、微博、映客等社交媒体合作唱区,并推出芒果“云海选”,通过摄像头与芒果TV的评委们“面对面”,参与海选。

  事实上,在2010年的《快乐女声》中,节目组就已经引入了网络赛区,但发现网络赛区选出的选手实力永远比不过电视台。今年恰恰相反,电视台选出的人可能不如社交媒体平台的选手,“这也从侧面反应出媒介发展的一种新趋势。”周山认为。

  2016年,选秀、偶像养成类节目再掀热潮,制作人们都希望通过对节目模式、制播方式、技术手段的革新,在早已“一片红海”的选秀类节目中找到宽广的“蓝海”。而从市场竞争、项目运作和节目影响力来看,周山对本届《超级女声》的表现只是基本满意。

  

4.jpg

 

  口袋里的偶像

  选秀类节目的一个重要意义在于,为当代年轻人选出心中的“偶像”,因此“偶像”总被刻上时代的烙印。

  “口袋里的偶像”,是周山对于这个时代偶像的形容,这个词语的由来与手机等移动客户端所带来的随时关注、参与等用户体验密不可分。“互联网赋予大家的自由身份属性直接改变了《超级女声》中多种角色的定义标准。”

  周山解释道,对于2016的《超级女声》而言,“偶像”一词不再被神化,每一个关注节目的人都将全程陪伴“偶像”完成蜕变与成长,“‘偶像’的诞生是因为承载了大家的期盼和愿望,虽然看起来这像是追星的乌托邦,但其实完全符合当下偶像分众化的客观规律。”这也是本届《超级女声》引入真人秀环节的原因之一。

  “现在的偶像是分众化的、是私有偶像。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环节设置,让用户更多地能够找到自己。这个模式下的综艺节目被业界命名为‘偶像养成类综艺’,这种机制下产生的偶像更符合当下年轻人对偶像的定义。”周山表示。

  除了偶像这一身份走下神坛,粉丝的身份属性也发生了颠覆式改变。在周山看来,“人气决定命运,而你决定人气”,这是今年《超级女声》赛制的核心,也是《超级女声》给予观众的关注度回报。“在《超级女声》的世界里,你可以是‘迷妹’,也可以是‘终极Boss’,因为你的每一条弹幕、每一次关注都将直接影响到选手的晋级与淘汰命运。”

  除此之外,选手个人直播内容的加入,也使得节目去除了以往的包装,公开透明地展示了偶像细节,彻底拉近了粉丝与偶像之间的直线距离,大家可以随时接触与对话,让喜欢和关注都有了接收站。

  然而,变化不仅仅集中于偶像、粉丝这样的角色主体,每一个关注《超级女声》的人,都是一个全方位的内容与互动的参与者。

  “你可以在‘超女’这个庞大的社群中吐槽、潜水、路过,也可以是‘路转粉’,甚至还可以通过个人主页交友聊天,互联网的多终端性直接增加了2016《超级女声》的超强互动性,只有足够自由才能更好地想唱就唱。”谈到这些,周山更加激动。

  如此看来,如何定义这个时代的偶像,他们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特质?这些问题已经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时代在改变,社会的包容性在增强。不管是二次元、网红,还是草根,每个人都有成为明星的机会和途径,原来观众看的是比赛,现在看的是自己喜欢的人。选出真正符合现在年轻人追求的偶像,是《超级女声》的最终目的。”周山表示。

  

5.jpg

 

  不只是造星

  2005年,李宇春以352万的短信得票当选全民票选的冠军。《超级女声》在那个网络还不发达、娱乐生活匮乏的年代,改变了传统唱片公司挖掘艺人的模式,以一档电视综艺节目将李宇春、张靓颖、周笔畅等草根素人打造成人气偶像。

  而现在,不管是《超级女声》这样的选秀节目,还是唱吧、映客、花椒等网络直播平台,有才华的人总能找到展示自我的舞台。

  作为本届《超级女声》的主办方,芒果TV一方面在海选、投票、互动等环节加入互联网玩法,同时也以更开放的心态展开对外的合作,首次开放“超女”选手签约权,选手可自行双向选择天娱、滚石音乐、海蝶音乐、华纳音乐、索尼音乐等全国优势音乐公司签约。

  “给所有有梦想、有能力、热爱音乐的人参与的机会,这样的《超级女声》更符合时代精神。”周山告诉记者,湖南广电将不再把持《超级女声》的全产业链,而是采用开放的模式,凭借IP的价值,通过芒果直播和芒果TV之间UGC和PGC的结合,将《超级女声》做成一个“造星”的平台。

  此外,在互联网基因的加持下,《超级女声》也完成了由节目到社区,再到产品的属性转变。

  在周山看来,网络无可匹及的渠道能力,给予了每个人《超级女声》的评审权利,任何人都可以通过人气值来决定选手命运,可以打开手机轻松关注选手动态,可以随时随地利用弹幕、留言发表自己的观点。“这种全民评审权利的集合与社交功能的衍生,促成了《超级女声》主题交互社区的形成,对于以往局限的单线收看而言,‘超女’完成了一档节目互动属性上的飞跃。”

  同时,2016《超级女声》在满足受众参与和视听需求的基础上,还集成了很多网络功能与网络服务。

  节目组介绍,在2016《超级女声》启动伊始,一个综艺性互动直播APP也同步孕育而生。在这里,可以报名、建立个人“超女”小站;可以相互关注、锁定喜爱、直播互动、礼物打赏;也可以随时点播、回看“超女”赛事。

  “在社交功能稳定衍生的基础上,‘超女’还附带了十分稳定的使用功能,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都将全民的概念做到极致。《超级女声》已经不是一档单纯的综艺节目,它更像一个娱乐产品。”周山认为。

责任编辑:赵丽娜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流媒体网”字样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站,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媒体网”。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本站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

相关新闻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