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流媒体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网络流媒体 > 分析/视点

乐视确认与国安“分手” 博弈9个月发生了什么?

作者:刘佳    来源:一财网   发布时间:2016-10-27 14:24:43

  【流媒体网】摘要:国安究竟花落谁家?国安俱乐部名誉董事长罗宁透露国安将通过增资扩股,而非股权出让的方式来扩充俱乐部的资金。国安新股东将在近期公布,不是海外资本。

 


 

  成立了23年的北京国安足球队,在2016年的新赛季第一次以“北京国安乐视足球队”的名字征战中超赛场。然而,这场围绕在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与乐视之间的合作,在经历了9个月的博弈后走到了尽头。

  乐视体育CEO雷振剑授权公关部门回应称:“乐视体育已经按照合同付款,双方在核心条款上没有达成一致,导致最终在股权上没有进一步合作。”

  “国安在我们整个(体育)产业链里面基本上算是最后一块拼图了。”雷振剑此前曾这样评价国安对于乐视的意义。

  与乐视合作告吹的国安究竟花落谁家?

  国安俱乐部名誉董事长罗宁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国安将通过增资扩股,而非股权出让的方式来扩充俱乐部的资金。国安新股东将在近期公布,不是海外资本。

  历时两月谈判达成合作

  价值1亿的冠名,是乐视与国安战略合作的开始。

  2016年1月19日,乐视联合创始人刘弘在接受包括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透露,此次冠名费价值1亿,年限是1年。

  冠名被视作双方深度战略合作的一个开始,“我们更看重的是在球队未来的经营和建设当中,尤其是国安青训体系以及北京青少年足球人才的培养上。”刘弘对记者说。

  在当时的坊间传闻里,国安俱乐部名誉董事长罗宁的办公桌上曾摆了许久乐视发来的入股协议。而除了乐视外,有意入股国安的,还有包括阿里巴巴的马云,华人文化的黎瑞刚以及神秘买家。这让罗宁难下决定。

  罗宁并没有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具体的“买家”有哪些,但表示“非常多”,“乐视是第一家找过来的。”

  今年1月时,罗宁和雷振剑均对本报记者透露 ,两家从谈判到达成战略合作总共花了约两个月的时间。

  罗宁曾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最后之所以选择和乐视达成战略合作, 一是因为足球有地域性,而乐视本身就是一家北京的互联网公司;二是在多个潜在买家中,乐视有体育的基因,而且是在体育领域实实在在做事的一家互联网公司。

  不过,当时备受外界关注的乐视与国安的股权交易信息并未详细披露。此前,国安俱乐部被估值40亿人民币,未来乐视如果要想拿下50%的股份,至少将需要20亿人民币。

  罗宁提到,按照中国足协的规定,不可能在现在这个时候有股权的变更,最快也要等到联赛结束。届时,双方会在一起研究和探讨股权的问题。

  依据相关规定,每年的1月15日是中国足协职业联赛理事会执行局、注册办审核俱乐部准入资格的启动日期。在审核俱乐部是否满足职业联赛软、硬指标前,足协还需要进行股权转让申请、注册地变更的条件、材料等筛选。因此,申请俱乐部股权转让的报名截止期限是1月10日。这个时间对二者来说或许太过仓促。

  按照乐视的计划,入主北京国安后,乐视旗下的内容、手机、体育、大屏等多个生态将与国安产生合作。

  例如,球迷可以通过乐视商城购买国安比赛球票及球衣、球鞋、签名足球等各种衍生品;如果球迷喜欢某一个球星,乐视还可以为球迷提供明星机位,让球迷在比赛中时刻关注这一球员的表现。

  在管理上,国安和乐视组建了一个战略发展委员会,其中,罗宁与雷振剑共同担任战略发展委员会联席主席。

  罗宁曾对记者表示,未来不存在国安的人管理还是中信的人管理还是乐视的人管理的问题,一定是一个专业的市场化的团队进行管理。“可能随着我们第一次的会议开始就要研究这种工作。包括原来俱乐部的员工他们也要适应市场的变化,将来他们应该是市场的专业人士才对。”

  矛盾根源:或因控股权

  “国安在我们整个(体育)产业链里面基本上是算最后一块拼图了。”雷振剑曾这样评价国安对于乐视的意义。

  乐视在体育领域从内容到智能硬件、投资再到生态等多面出击之后,未来买下一家足球队的50%股权并不为奇。

  然而,在赛季中期,这一合作出现了破裂的迹象。

  今年7月,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总经理沈力在个人社交平台上发表图配文称:“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抛弃幻想,准备打仗。”引发了外界对于国安与乐视合作的猜测。

  有来自体育媒体的消息称,裂痕的直接原因是,在双方签订协议之后,乐视曾分两次给国安打过款,分别打了2000万、3000万,共五千万,只有1亿“冠名费”的一半。”

  而另一种说法则是,双方约定的1亿冠名费用中,有5000万是在双方达成入股合约后计入股权款的费用。

  很快,罗宁出面否认了这些传言称:“情况并不是像报道中说的那样,别听信那些没有官方宣布的传闻,这些应该都是揣测。”关于双方之间的股权谈判,罗宁表示一切都还在按照正常程序走。

  不过此后,事态再次出现变化,今年9月,罗宁在一次采访中提到,国安增资扩股已经进入最后阶段,在谈到和乐视的关系时,他称:“我们之间其实没有任何矛盾。后来的实际情况就是人家困难,不能给钱。之前都谈得非常好,后来白纸黑字合同都写着,但就是没有钱,我们也没办法。之前他们融资也邀请我们去了,融了很多钱,之前谈的说的也都非常好,但现在就是没有投入。”

  乐视体育的回应也证实了二者的宣告“分手”,乐视体育的相关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乐视体育已经按照合同付款,双方在核心条款上没有达成一致,导致最终在股权上没有进一步合作。”

  至于的“核心条款”具体指什么,对方并未回应。

  业界普遍认为,“核心条款”也就是双方矛盾的根源或许在于控股权。

  一种说法是:乐视希望能够掌控得更多。乐视希望拿到51%的控股权,以掌握话语权。但国安方面希望乐视先付10亿元股权款作为“诚意金”,再探讨股权合作具体方案,而且国安也不保证控股的可能性,但这一方案并没有被乐视接受。

  乐视向左,国安向右

  没能补上产业链“最后一块拼图”的乐视体育,与国安合作期间,已经完成 B 轮80亿的融资。

  今年3月27日的2016中国(深圳)IT领袖峰会上,乐视控股创始人、董事长兼CEO贾跃亭正式公布了乐视体育完成B轮融资的消息。“现在走一些法律程序,很多资金已经到账,80亿元左右。”

  当时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乐视体育B轮融资有近30个投资人,除了海航资本领投,以及中泽文化、安星资产等20多家机构外,包括孙红雷、贾乃亮、刘涛等明星也作为个人投资者参与进来。

  在完成融资后,乐视体育的B轮投融资后估值达到215亿元,较A轮融资增长了6.5倍。

  少了足球俱乐部这一板块,目前乐视体育的布局中,包括了视频内容平台乐视体育、章鱼TV,重金砸下海量体育赛事版权,投资体育产业的鸟巢乐视体育文化产业基金(乐体创投),智能硬件如智能自行车、无人机,智能场馆乐视体育生态中心,互联网体育票务销售公司乐加乐体育,体育大数据搜达足球,乐视体育经纪公司,乐视体育海外业务等。

  对于国安而言,眼下它正在敲定新的增资扩股对象。

  罗宁在此前接受采访时透露,国安会更为审慎地评估,从更多元的角度去考虑,希望做出一个对于俱乐部发展更长远,对各方都有利的决定。”

  不过按照规定,所有参加下赛季中超联赛的队伍,都需在第二年1月中下旬时上交俱乐部登记注册材料,俱乐部股权结构及球队名称等都涵盖其中。与此同时,身为央企下属企业,国安的增资扩股情况需要进行不少于三个月的公示。这意味着,国安很可能在今年10月底前落定增资扩股一事。

  有消息称,国安方面已经确定了未来国安将由三家企业共同持股,其中包括蚂蚁金服。但这一说法尚未得到蚂蚁金服及国安方面确认。

责任编辑:张海月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流媒体网”字样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站,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媒体网”。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本站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

相关新闻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