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流媒体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网络流媒体 > 分析/视点

视频网站现六大危机

作者:佚名    来源:电视驴   发布时间:2017-06-13 13:26:26

   【流媒体网】摘要:从来只有人唱衰电视,似乎无人敢对视频网站说个不字,只因为那是“新媒体”,那是“未来”。更有业内人士指出“视频网站两年之后将全部盈利”。


   是时候了。

  从来只有人唱衰电视,似乎无人敢对视频网站说个不字,只因为那是“新媒体”,那是“未来”。更有业内人士指出“视频网站两年之后将全部盈利”。

  然而,越来越严峻的形势恐怕不容大家那么乐观。比之唱高调,视频网站更需要的是泼冷水,唯此,方能活得更好。

  如今看来:视频网站目前面临六大危机,如不解决,不只“两年盈利”是黄粱一梦,生存甚至都可能成问题。

  危机一:政策扼喉

 

  最近,即便是那些最喜欢唱衰电视的“网络圣徒”们也看出危机来了。

  对互联网新闻信息严控之后,6月1日,总局再印发通知,加强对网络视听节目的管理,提出“电视不能播的,网上也不能播,未删减版不能存在”。

  这一政策,直接使视频网站丧失了往日赖以野蛮生长的宽松生长环境,这种对电视媒体来讲可谓极不公平的政策红利成为过去,将使视频网站遭遇巨大危机:综艺、网剧、网大不再占有尺度优势,而新闻类内容又完全不可涉及。

  可以想见,以后那些宣扬“怪力乱神”和色情擦边乃至“蹭IP”的作品,将很难再出现。而一些尺度偏大的网综,和因政策原因“由台转网”的节目也可能受到影响。

 

  危机二:烧钱怪圈

  经过持续多年拉锯,随着乐视因资金链紧张逐渐掉队出局,如今的视频网站竞争格局越来越成为BAT三家的烧钱大战。

  然而,这场战役从一开始就没有赢家,所谓的“新的这波人烧钱干传统的这帮人”纯属扯淡。烧钱本质上并非一种理性的投资行为,又如何只打电视台不伤及自身?

  当前的烧钱大战已经到了“最后一英里”,大家也更加疯狂。爱奇艺曾宣称要在今年砸100亿做内容,腾讯视频也宣布2017自制投入将翻8倍。然而这个过程也许并没有那么美好。

  前一阵,爱奇艺完成了15.3亿美元的可转债认购,然而已有媒体分析指出,所谓可转债认购,本意或许是“几家投资方对爱奇艺盈利的信心不足”,“如果此次可转债最终未能转化为爱奇艺的股权,则意味着,爱奇艺背上了百亿的债务。”

  而据财报显示,爱奇艺2013年、2014年、2015年的亏损分别为7.43亿元、11.1亿元、23.8亿元,虽然2016年营收同比增长了113.1%。但亏损仍旧持续。

  搜狐也于近日公布了2017年第一季度财报,视频业务亏损7000万美元。虽然优酷土豆自合并给阿里巴巴后就没有披露财务数据,腾讯视频也没有披露财务数据,但按市场状况估计情况也不会很乐观。

  不烧钱就淘汰——烧钱就很难盈利——不能盈利就很难继续忽悠投资——没有投资就没法烧钱……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或者说,将在一段时间内成为一个走不出的怪圈。

  危机三:数据造假

  《美人私房菜》通过一波巧妙公关,成功将粗糙的制作,甩锅给了“万恶的收视率”。然而似乎很少有人去关注那越来越假得令人发指甚至堪称“侮辱智商”的网络播放量数据。

 

  来看一组数据:

  《幻城》“首播十小时,点击量破6.5亿”,相当于3.25亿人不睡觉看剧。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33天、58集,全网播放量309亿。2月22日一天之间点击量猛增14亿,意味着四海八荒的7.6亿网民,人均刷2次才够数。

  而《孤芳不自赏》和《思美人》也先后深陷“流量水军讨薪”戏码。

  虽然有UV、VV统计指标的区别,但数据虚高是普遍现象。

  毋庸置疑,类似事件多次发生,必然让视频网站本就孱弱的公信力,愈发式微。就连爱奇艺CEO龚宇都强调,“互联网视听行业数据造假毒瘤开始扩散,这是非常危险的东西,一个行业如果数据大量存在虚假成分,这个行业迟早完蛋。”

  《人民日报》也关注称,“视频行业刷流量的行为严重污染了我国影视内容行业的发展生态”。

  危机四:自制匮乏

  前三个危机显而易见,后三个危机则可称为隐忧。

  都知道这是“内容为王”的时代,各大视频网站也都在发力自制。然而,“自制”与“自制”尚有不同。比如有些自制,纯属联合投资,插了一杠子,实际并没有参与IP购买与运维,这就存在很大的可被替代性。

  从BAT三大来看:

  爱奇艺在综艺方面大肆挖人,建立了很多工作室,初步具有自主节目能力。《太阳的后裔》等多部剧集的参与出品也受到认可。

  腾讯视频、优酷土豆则多为参与策划或投资,没有自己养队伍做节目的习惯。

 

  大家过往嘲笑电视台因“制播分离”沦为“播放平台”,殊不知,这样的老路,在视频网站领域也正在上演。

  到底怎么自制?这是个尴尬的问题。完全养团队自己做,有可能赔得底儿掉,市场化运作购买节目和剧,则没啥话语权。

  危机五:人才流失

  对,你没听错。不要只看到俞杭英、聂玫辞职,和电视业人才流失。其实类似问题,视频网站也会遇到。

  首先就是互挖墙脚。

  近日搜狐视频版权影视中心总经理马筱楠(马可)离职引发轩然大波,已被搜狐以“违反竞业限制义务”提起仲裁,索赔数千万。她曾推出《屌丝男士》、《煎饼侠》、《无心法师》、《法医秦明》等,无怪乎张朝阳如此大动干戈。

  其次是涉及贪腐。

  是的,这也不是广电业独有现象。2015年6月,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刘春宁被深圳警方带走。原因是涉及在前东家腾讯视频期间商业贿赂,遭腾讯举报。2016年2月,前优酷土豆副总裁卢梵溪因涉嫌利用职务之便进行违法犯罪行为被警方带走调查。几亿到几十亿的版权采购,巨大的权力,滋生腐败也就不意外了。

  第三是离职创业。

  其实近年来很多视频网站人才也选择自主创业,寻求自身发展。比如马东,离职爱奇艺,创建米未传媒,成立5个月估值20亿,这显然也是原公司给不了的。

 

  危机六:创新乏力

  曾经,门户网站是新媒体,如今已成“新媒体中的传统媒体”,传统业务渐成颓势。

  视频网站会不会有一天也成为“明日黄花”?

  这并非不可能。

  信息技术日新月异,新的业态随时可能来临,新的巨头也随时可能诞生,如果视频网站抓不好风口,很可能也会成为“新媒体中的传统媒体”。

  到那时,视频网站进不能与新生事物PK,退又没有传统媒体的体制、政策优势,等待他们的或许就是死亡。

  比如最近,短视频平台“二更”就在全国攻城略地,联合各地自媒体复制了多个本地“二更**”,依赖社交媒体进行全面渗透性传播,未来发展将不可限量。

  “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这话,对任何人都适用。

  最后,本文的目的绝对不是唱衰“视频网站”。当今的传媒业,“零和思维”早已过时,视频网站不是洪水猛兽或者什么玄妙的东西,也会与传统媒体一样遇到问题。

责任编辑:侯亚丽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流媒体网”字样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站,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媒体网”。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本站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

相关新闻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