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流媒体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网络流媒体 > 海外动态

何为电视(2):统一的大视频市场?

作者: 林起劲    来源:中广互联   发布时间:2018-05-03 16:33:45

   【流媒体网】摘要:未来的大视频用户或许会淡化频道业态与OTT业态的差异,直接面对统一的大视频服务。这甚至有可能是未来大视频核心市场的竞争形态。


 

  这篇是系列2,基本是我对Netflix引发的美国大视频市场战争的思考;这场战争会在走向全球的同时颠覆传统的产业架构吗?是否会塑造全新的产业生态,形成共赢?在这其中,未来的电视媒体机构会是怎样?我也在观望。

  Netflix:从OTT融入传统阵营?

  前文说到,将竞争对手转化为合作伙伴是Netflix的强项,尤其是其与Comcast的合作其实已经体现了Netflix的一个重要转型变化:当Netflix从Comcast的X1平台点播套餐转变为Xfinity有线电视套餐时,它就从一个等待用户发现的VOD服务变成一个处于既定服务状态的类频道角色。例如,在新泽西州和波士顿,Netflix加入119美元的Signature三合一套餐,包含219个频道、400Mbps下行互联网。而根据今年3月份的报道,Sky表示正在将“完整的”Netflix服务加入套餐中,并可能针对Sky TV订户提供一个新的品牌套餐(a brand new Sky TV subscription pack)。

  Netflix一般是以APP方式向付费运营商机顶盒提供自身的服务,而根据媒体报道现在Sky是将Netflix的内容直接与电视套餐内容整合在一起,并以Sky Q交互界面形态出现(Comcast则不清楚具体协作方式,但应是类似的深层次合作)。也就是说,Netflix目前与Comcast、Sky的合作基本等同于一个付费电视台角色,一个与付费电视运营商Comcast/Sy共享用户而非争夺用户的合作伙伴。Netflix在上述两个案例中应该还是以VOD点播形态出现,但用户不必像对待传统的频道与OTT服务那样跳出(频道)和进入(OTT APP)来回切换,而是像换台那样直接调用。按照此前相关媒体报道,在美国, Netflix将自身服务与付费电视运营商机顶盒捆绑的案例还有其与Dish Network、Verizon Fios、Orange、Globe(菲律宾)等运营商的合作,总计Netflix在全球大约已经有60个付费电视合作伙伴愿意在自己的收视方案中加入Netflix的服务。

  

1_副本.jpg

图为:Netflix在全球范围内展开合作的付费电视运营商

  所以,对付费电视运营商来说,按照大势来说没有必要陷入与Netflix竞争的节奏,大家各取所需,最终是用户说了算。进一步思考的话,这或许是Netflix在全球范围内发展付费用户所要达成的核心形态:(在开放市场下)未来的大视频用户或许会淡化频道业态与OTT业态的差异,直接面对统一的大视频服务。这甚至有可能是未来大视频核心市场的竞争形态。

  这看起来就像此前特朗普上台之前美国FCC曾经倡导的业态——不过FCC是以取消付费运营商机顶盒捆绑的方式,这多少有些超前,对市场格局及相关利益方的冲击都很大。而像是Netflix与Comcast、Sky等机构的合作,更像是当前市场环境下的一种主动过渡:在尊重彼此利益及竞争优势的前提下,合作各方寻求的较佳路径。当然,这里所指的“彼此利益及竞争优势”就是系列文章1所描述的Netflix内容优势与吸引力,应该只有顶尖和有竞争力的OTT服务商才能做到上述合作形态。

  从OTT到电影艺术的距离

  2017年3月,Netflix部分员工搬入洛杉矶位于好莱坞地区的第二总部。Netflix租赁了总面积约为3.9万平方米的两个新办公大楼,以及5.2万平方米的摄影棚空间。这一举动貌似意味着Netflix决心扎根好莱坞,从源头掌控每一部节目,从而控制住原创内容的全球分发权。如今,第二总部员工总数已达1600余人。这显然是为了提升自身的内容话语,让自己更像一个媒体机构。

  不过,要想打破传统媒体机构的利益格局肯定要面对众多挑战。此前,Netflix投拍的众多剧作获得了艾美奖,例如,Netflix近年来获得了诸多奖项认可的影片包括迪·里斯所执导的《泥土之界》,该片在纽约和洛杉矶的院线内上映了一周,今年奥斯卡上获得了4项提名。而阿娃·杜威内导演的《第十三修正案》并没有在院线上映,它获得了2016年学院奖“最佳纪录长片”的提名。但在电影领域,Netflix则面临一些新的质疑。在去年的戛纳电影节上,(因拒绝电影在院线的窗口期政策,直接在流媒体上进行首映)Netflix的两部没有在院线上映的原创作品《迈耶罗维茨的故事》、《玉子》,参加了戛纳电影节的评选,让一众电影人十分恼怒。今年3月份,继阿莫多瓦和诺兰之后,又一位名导表达了自己对于Netflix这样的流媒体平台上播出电影的质疑——斯皮尔伯格导演认为:“一旦电影变成了电视的规格,这就是电视电影,如果这个show好看的话,可以得到一个(针对电视的)艾美奖,但不应该得奥斯卡”,“电视行业的质量在很用心地蓬勃发展,但对去电影院看电影的人来说,形成了非常清晰而现实存在的威胁。”戛纳电影节的总监蒂耶里·福茂(Theirry Fremaux)则表示,Netflix和亚马逊确实代表了些“重要的内容”,以及“我们最终能够达成一致,因为为了让一部影片成为历史的一部分,它必须经历电影院、票房、评论家、影迷的热情、颁奖季的宣传等等,这一切都是电影历史的传统。”

  

2.jpg

图为:斯皮尔伯格

  笔者认为,或许对电影业者来说,真正的好电影应该是艺术范畴,最好是有一系列的活动渲染、消费享受和艺术评价等过程——尤其是消费者在电影院安静享受艺术陈述这个环节。作为一种艺术范畴,电影人不仅是要创作内容,还要提供一些经典场景。而Netflix这样的非流媒体机构让电影艺术过程完全被廉价会员套餐及家庭消费环境下所取代。对某些电影人来说,这实际上是将一种细心维护的艺术展示与交流过程完全“践踏”了。或许正是电影顶尖人物的抵制,4月下旬有传言说Netflix在考虑收购美国Landmark院线公司,这家公司主要放映独立电影和艺术电影,在洛杉矶、华盛顿和纽约等地拥有255家影院。

  其实,如同笔者此前针对大视频市场变革的评论那样,过于激烈的变革并不是好主意,合适的过渡才是最好的。这方面,同样在发展自制剧和电影的亚马逊则没有Netflix这么执著,从2015年亚马逊原创电影制作工作室成立以来,亚马逊的电影发行采取的是偏传统的电影院线分销的方式,不同的是极大的缩短了窗口期。亚马逊发行的通常是院线电影,会进行大力宣传,吸引观众到影院观看。与此同时,电影从院线下线到出现在网络播放平台之间的“窗口期”,从传统的39-52(9个月到一年)周缩短到了4-8周(1-2个月)。同样有意思的是,在4月中,Amazon租赁了好莱坞的的卡尔弗工作室(Culver Studios)(场地面积达14英亩,由此取代Netflix成为最大的租户),并计划在2021年前花费6亿美元打造7栋新的摄影棚大楼并进行其他升级。

  这一方面证实来自硅谷的视频网站“入侵”内容制作领域、改变传统媒体机构的雄心(野心),同时也证实了硅谷巨头之间的竞争。可见,互联网公司选择如何与传统媒体相融,其节奏不仅取决于传统阵营的声音与接受情况,在一定程度上也与同类竞争对手的节奏有关,最终才能保持整体融合进程。

责任编辑:侯亚丽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流媒体网”字样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站,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媒体网”。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本站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
  • 上一篇网络流媒体: 何为电视(1):Netflix带来的思考
  • 相关新闻

    {$Hits}